十几天后

   四个狼狈的身影,从山林之中走了出来,进入宽敞的大道。

   路上有不少的行人,当这四个狼狈的身影一出现,立马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原因不是别的,这四个狼狈的身影,组合有点扎眼。

   一男三女。

   这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衣装都十分的邋遢,看上去和要饭花子差不多。

   尤其是三个女子,脸上都是脏兮兮的,看上去十分的埋汰。

   这奇怪的组合不是别人,正是李天帝,项家夫人,项语嫣,灵儿。

   从那一日项家遇袭之后,这十几日来,李天帝一直领着三女在山林之中转悠,这可叫三女吃足了苦头。

   本来项家遇袭的地方,距离天马城已经不远了,以几个人的修为和速度,也就两三天时间,就可以赶到天马城。

   不过在这个过程之中,李天帝多次查探,发现大道上时不时闪现可疑的强者,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人。

   李天帝可以断定,这些人肯定就是截杀项家之人,他们的目的,也肯定是项家母女二人。

   甜美清纯女孩手捧鲜花魅力无限

   有了这个发现,李天帝肯定不能带着三女出来送死,只能在山林之中转悠,这也是为何,短短两三天的路程,四人走了十几天。

   至于三女此时为了狼狈,这是李天帝带着三女出来之前,故意弄的。

   三女的姿色都不差,以真面目出现,太惹人眼了。

   “母亲,可算是到天马城了,你快看,前面就是天马城了。”望着远方的城池,项语嫣有些兴奋,有些激动。

   身为项家的大小姐,这十几天过的日子,对于项语嫣来说,如同噩梦一般。

   “是啊,到了天马城,就到了你余泰山叔叔的地盘了,以后我们母子,就落脚在这里终老了。”项家夫人感慨的说道。

   “小要饭的,你把我们送到天马城之后,你有什么打算?”灵儿闪烁着大眼睛,看着李天帝问道。

   “什么打算?”李天帝略微沉思了一下,半天没有说话。

   “喂!你也算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你要是实在没有地方去,等我成了余家的少奶奶,就叫我夫君给你安排一个差事。”项语嫣趾高气昂的说道。

   “当余家的少奶奶?”李天帝看着一脸高傲的项语嫣,脸上露出极为讥讽的神色。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项语嫣十分不爽的质问道。

   这十几天来,李天帝一点没有给这个骄傲的大小姐好脸色,两个人也是一直不对付。

   “先别做美梦了,你那位余叔叔,能不能靠得住还不一定那,你就梦想当少奶奶了?别高兴的太早,你们以为迎接你们的是美好的未来,没准也可能,是一个火坑也说不定。”李天帝冷笑道。

   “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项家夫人有些神色慌张的问道。

   通过这十几天的接触,项家夫人对李天帝还是相当的敬畏的,也深知这个年轻人,身份绝对不普通,此时听李天帝说出这样的话来,项家夫人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项家夫人,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母女的身上,一定携带某种十分珍贵的东西吧。”李天帝淡然的问道。

   “这……”

   项家夫人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你们不用担心,我对你们身上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我要是有兴趣的话,早就把你们三人都宰了。”李天帝不屑的说道。

   “公子请不要误会,为何公子能够猜测到,我们母女身上,有一件非常珍贵的东西?”项家夫人十分相信李天帝的人品,既然李天帝已经猜测到了,索性直接承认了。

   “这个很简单,通过和灵儿的交流,我能猜测到,你们项家虽然落寞,但并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敌,否则你们在你们所在的家族,也不可能坚持那么多年,没有被人灭掉。”李天帝淡然道。

   “公子猜测的不错,我的夫君,性格随和,喜欢结交朋友,很少树敌,并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敌,周年的几大家族,容不下我们项家,完都是出于利益考虑的。”项家夫人说道。

   “既然没有不死不休的仇敌,你们母女也识相的把家族产业让了出来,那几大家族就没有必要赶尽杀绝。他们真的要是想赶尽杀绝的话,你们绝对离不开你们所在的家族。”李天帝说道。

   “公子,我可以肯定,吞并我家族的那些势力,绝对不知道我们母女手中有那东西,你要是以此猜测的话,那就猜测错了。”项家夫人微笑着说道。

   “这也是我为你们最担忧的一点,既然吞并你们的势力不知道你手中有宝贝,那谁又知道你手中有这宝贝?”李天帝淡然的说道。

   “这,这……”

   下一刻项家夫人的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眼眸之中满是惶恐之色。

   “公子,你不会是想说,截杀我们的人,是余家的人吧。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们母女就是要投奔他们余家,他们根本没有理由,在半路上截杀我们母女。”项家夫人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也是本公子想不明白的地方,也可能是本公子多心了,我只不过是想要提醒你们母女一下,到了天马城之后,千万不要把你们身上的宝贝拿出来。

   你们只要宝贝在身,就算截杀你们母女的人真是余家人,余家人也不会对你们母女下毒手,一旦你们母女把那东西交出去,会有什么下场,你们自己清楚。

   行了,该提醒的我已经提醒你们了,至于你们今后如何打算,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李天帝说完,缓步朝着天马城走去。

   而项家母女,显然是受到李天帝的这番话影响,心情明显低落很多,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在李天帝的身后。

   当马上进入城池之时,项家夫人突然急步走到李天帝的面前,拦截住李天帝。

   看到项家夫人挡在自己面前,李天帝顿时眉头微微一皱。

   “公子,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奴家清楚,公子救我们母女性命,完是因为灵儿这小丫头。但不管怎么说,公子都是我们母女的救命恩人。

   刚才听闻公子之言,突然觉得有很多的疑点。所以我决定,进城之后,先不着急投奔余家,请求公子,在帮我们母女一个忙。

   如果余家真的如同公子所说,乃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小人。我就带着小女隐于凡尘,过一辈子普通人的生活。作为报仇,我身上的这件重宝,就归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