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边方向边缘,两只巨大灵兽几乎毁掉了东边所有的房屋,甚至连山峰也被撞出了裂痕。

而在两只灵兽的中间,一个老人含笑看着这一切,手中拿着一根细长的鞭子,时不时的还会在地上狠狠打下。

“啪!”

每一次鞭子落下,地面便会裂出一道修长的缝隙,横贯百里。

四周的废墟中,受伤的弟子惨叫连连,周围还有一道道人影飞动,架起受伤的弟子急忙离开这里。

“怎么样了?师弟你没事吧?”

“三师兄,你的情况不严重吧?要不要我先送你离开?”

“不用管我,先救伤势严重的师弟,我还能撑住!”

“快去告诉师门长辈,那两只灵兽无惧法术,而且还能吸收我们的灵气!”

“……”

几个弟子似乎发现了灵兽的特性,急急忙忙的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没多久,一道人影直接飞了过来,身后跟着不少的气息强大的身影。

骑上单车被风吹过的空气感少女

“是二长老,她来救我们了!”

“太好了,还有那些散修前辈,他们并没有抛弃我们!”

见到纪云汐他们到来,弟子们好似也都有了依靠,一个个的激动不已。

纪云汐看了眼四周的情况,转头对着散修们说道:“先救人,我想办法拖住这两只灵兽,我没有发现天人教的身影,你们救人的时候注意一点。”

“放心,我等心里有数!”

散修们也都是回应了一声,纷纷转头飞向了周围,带着受伤的弟子前往主峰避难。

现在,整个昊天宗唯一安全的地方,似乎也就只有主峰这边了。

纪云汐看了眼两只灵兽,眼里闪过一丝的决然之色,当即便身后在乾坤戒上轻轻一抹,拿出一坛尘封的美酒佳酿。

“咚咚咚——”

撕开外面泥的酒封,纪云汐举起酒酒坛便豪饮了起来,清澈的酒浆被吸引着进入她的口中。

一坛下肚,纪云汐脸色也变得潮红了起来,随手便将整个酒坛都丢了出去。

“嘿嘿嘿,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

话音刚落,纪云汐抬手在身体四周凌空布阵,一道道神秘又久远的符号出现,看起来各不相干,但组合在一起后又散发出了恐怖的威势。

“独千红杀阵!”

“幽云困阵!”

“聚星斩海幽阵!”

“七杀——罗候剑阵!”

“……”

纪云汐布阵的速度原来越快,眨眼就已经在身体四周布置了数道恐怖阵法。

下一瞬,纪云汐便飞身而出,直冲距离自己最近的灵兽冲了过去。

那只灵兽也是长相怪异,背身双翼,牛头虎神,利爪更是锋利无比,尾巴堪比法宝,落下的瞬间便能摧毁大片。

只见纪云汐化身流云,在这灵兽身体四周飞过,一身的酒味也是吸引了灵兽的注意。

“吼——”

灵兽怒吼一声,抬起一直爪子便朝着纪云汐打了过来,隐隐有撕裂天际的气势。

“轰!”

一爪落下,山崩地裂,扬起大片尘土。

不过这一爪并没有伤到纪云汐,反倒是在它的身体四周,一个个阵法缓缓浮现了出来。

纪云汐飞身离开,和灵兽保持着距离,悬空而立于半空中。

“十绝阵组,起!”

她手中的法诀掐动,晦涩的古老之意从她身体内散发了出来。

而在那灵兽的身体四周,那些阵法也是一一被催动,一个个的散发出惊天气势。

雷光、火焰、幽冥死气……

一时间,这只灵兽的身体四周被彻底的覆盖,伴随着各种灵气的爆发,整个灵兽被阵法的效果彻底淹没。

“轰——”

下一刻,这只灵兽便倒在了地上,浑身遍布伤口,生机已然是彻底消散。

见此,纪云汐也是松了一口气。

解决了一个!

下方的老头看了眼纪云汐,嚯嚯笑道:“纪家的那个小娃娃吗?没想到居然掌握了纪家全部的阵法,看来以后修真界又要出现一个阵法宗师了。”

话音刚落,他的眼里就浮现出一丝的杀意。

“可惜,今天你碰上了老头子我,阵法宗师是不可能活下来了。”

就在这时,他的身子微微一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出现已经是在百米之外,眼神里也是露出了一丝的古怪之色。

而他刚才站的位置,一道浑身魔气和妖气夹杂的身影出现,肩头上还站着一个白色的毛球生物。

景问心和白灼!

从天人教入侵的第一时间,景问心就带着白灼在昊天宗四周布置禁制。

这些禁制也只是针对天人教的人,从而拖延时间给其余弟子逃跑的机会。

“有意思,没想到昊天宗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人存在。”老人含笑问道:“老朽海云天,不知道道友怎么称呼?”

能同时掌控魔气和妖气的修士,这样的存在哪怕是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要知道这两样可不是一般修士能控制的,特别是妖气。

一旦沾染了,很大可能会被同化,彻底变成妖修!

景问心沉声道:“昊天宗长老,景问心!”

“汪汪……”白灼跟着叫唤了一声。

自从昊天宗有了几只看门狗之后,白灼天天跟着那几只狗闹腾,已经彻底的被同化,忘记了自己是洪荒妖异的存在。

“景问心,有意思!”

海云天大笑道:“看来老朽要小心一点才行,不这身妖气着实让人头疼。”

景问心的修为虽然只有洞悉境界,但掌握了魔气和妖气,乃是修士体内灵气的克星,一旦被碰到了,很大可能会被吞噬。

当即,海云天抬手甩出一鞭子,半空中一道裂痕出现。

“呱……”

裂痕中传来一声蛙鸣,紧接着一道遮天身影出现,挡住了太阳。

一只巨大的蟾蜍从裂痕中跳了出来,狠狠的落在了地上,身旁的一座山峰更是被彻底的压塌。

“二哈,准备好!”

“汪!”

……

北边,宗门的正门之前。

此刻昊天宗的宗门拱柱已经倒塌,死伤更是遍地都是,王凌和张晴二人神色淡然,但凡是出现在他们眼里的昊天宗弟子,几乎没有一个能逃走的。

“死了这么多了,苏凡还没有出现,看来他是被少帝拖住了。”

王凌扫视了一圈,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

张晴轻轻点头道:“苏凡的气息在主峰旁边的山峰上,而且少帝也在那边,应该是没问题了。”

就在这时,张晴的脸

色骤变。

“怎么了?”王凌注意到情况,小心的看了眼四周。

张晴沉声道:“有人来了,气息很强大,似乎……是瑶池圣地的圣主周天子!”

周天子?!

王凌眼里闪过一丝战意。

周天子和其他人交手的,少帝也去了周天子那边,他和张晴错失了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只要打败了周天子,他就能彻底和苏凡交手!

玄空城前的那一份羞辱他必须亲手讨要回来。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先一步冲了过来,肩头扛着一尊青铜炼丹炉,满脸的怒火。

“他奶奶的,你们这群杂碎居然敢来我昊天宗闹事,不知道这里有你爷爷我在吗?”

“想打架就冲我来,欺负晚辈算什么本事!”

翁子敬一出现就开始骂脏话,手里的青铜炼丹炉更是不断的被挥舞着,显然是因为昊天宗被毁的事情被气的不轻。

王凌诧异的看了眼翁子敬,眼里闪过一丝的疑惑。

张晴负责情报工作,见到翁子敬出现的时候便解释道:“昊天宗丹云峰的峰主,炼丹师!”

听到这话,王凌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炼丹师?

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配和他交手,甚至连死在他剑下的资格都没有。

更不要说翁子敬和自己修为相差巨大,二者之间更是天地之别。

翁子敬怒吼着便冲了上来,嘴里还不断的骂着脏话,手里的青铜炼丹炉被挥舞的节奏十足。

“小杂碎,今天你爷爷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怒火!”

“连我们昊天宗都敢闯,真的以为我翁子敬脾气好不成?”

王凌淡淡的瞥了眼翁子敬,抬手直接甩出一道剑气,甚至他连体内的仙力都没有用出来。

在他眼里,翁子敬和蝼蚁无异。

“嗖——”

剑气飞来,翁子敬挥动青铜丹炉打散,脚下的速度更快,已然是冲到了王凌的身边。

待王凌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黑影已经打了过来。

“给爷死!”

翁子敬挥舞青铜炼丹炉,狠狠的打在了王凌的身上。

下一刻王凌便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道袭来,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的往后方翻到而去,体内的仙气自动运转,帮他卸去了大半的力道。

“嗯?”

怎么回事?刚才那样的力道是怎么回事?

王凌眉头紧皱,看向翁子敬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凝重。

天生神力?!

当即他便想明白了,眼神里也是有了一丝的冷意,没想到昊天宗内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存在,当真是让人意外啊。

王凌冷哼道:“有意思,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们昊天宗了。”

“小心!”

这时,张晴突然喊了一声,然后自己急忙往后方的废墟飞了出去。

王凌也是心里一慌,转头看去,一张欠揍脸贴了上来,对方的呼吸他都能感觉到了。

什么时候?!

看着面前的人,王凌心里暗道一声不妙。

反应过来后,他也是撤身躲避,急忙闪到了远处,和刚才靠近自己的人保持着距离,同时心里也是警惕了起来。

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为什么自己连一丝的感觉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