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洞里苏醒的夏风已经没有时间的准确概念。

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距离与风笛分开至少应该超过了2天,因为外面的天又亮了。

伤口出现了感染的症状,刀伤外翻而红肿,并连带着周围的皮肤都在疼。

至于胸口的贯穿伤,他已经放弃了检查,即便现在把扎紧的衣物掀开,也无法进行消毒,所以还不如就硬挺。

….

虽然现在的他看起来很狼狈,但困境中还是有值得庆幸的东西,那就是他莫名其妙交到了一个好朋友。

没错,就是这个山洞原来的主人,那只灰黑色的大狼狗。

单从这只狗子目前的表现来看,这个山洞的主人已经变了,毫无疑问,他自己变成了这个山洞的主人,同时也变成了这只狗子的主人。

“斯哈,斯哈~”

大狼狗伸着舌头凑到夏风旁边,可现在的他却没什么心情回应。

剩下的半只小野猪明显已经开始腐烂,为了防止招来蚊蝇,夏风咬牙抡起胳膊将那坨肉从洞口甩了出去。

至于大狼狗叼回来的新鲜野兔,他也没什么胃口吃。

亮闪闪美女阳光照进温暖的窗阳唯美写真

“你自己吃吧。”

“呜呜,呜。”

夏风虚弱的靠在洞内,摸了摸面前巨大的狗头。

“对不起,抢了你的家。”

“呜呜~”

“不用管我了,你自己吃吧,我活不了多久,如果我的朋友不来找我,我几天内就会死去。”

动物不可能听懂人的语言,但犬类却能读懂人的情绪。

狗和狼不一样,抛开捕食能力和习性等方面,狗和狼最大的区别就是,它们十分害怕孤独。

很显然,这只大狼狗没有主人,它一直孤独的生活在这个山洞附近,虽然被陌生人闯入了“狗窝”,但比起恐惧,它显然更加欣喜。

“呲溜,呲溜~”

大狼狗在夏风的脸上舔了舔,见夏风没什么反应,它留下那只野兔,又从洞口跑去了外面。

….

山洞外的雨仍旧很大,恢复了些力气,夏风又移动到洞口的那块石头旁喝了一些雨水。

对他来说补充水分的意义要大于食物,如果雨停了,他再想喝到水会很难。

喝完水后,夏风又平躺在洞内干燥的区域。

在浑身剧痛的伴随下,时间艰难的流逝着,按照目前的趋势,伤口的感染会越来越严重,他肯定也会越来越虚弱。

傍晚,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雨也停了。

雨停后,洞内开始变的潮湿而阴冷,至少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这种寒冷对持续发烧的他都很难挺。

深夜。

夏风整个人冷的浑身发抖,半梦半醒中,他只能尽量将身子蜷缩起来,但只要动作幅度稍大,就会牵扯到发炎的伤口,十分难受。

终于,一个温热柔软的物体在漆黑中靠到了他的怀里,毛茸茸的触感让煎熬的内心得到了缓解。

紧紧靠在这个发热源上,夏风的颤抖渐渐停止,终于进入了梦乡。

….

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天色大亮。

“呲溜,呲溜~”

脸颊传来湿热的舔舐感,夏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入目是一只巨大的狗头。

不知不觉,他已经习惯了这只大狗的陪伴,同时他也知道,在他昏睡时都是这只大狗在用体温温暖他。

大脑一清醒,发炎的伤口立刻传来剧痛。

夏风疼的直吸凉气,但还是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将虚弱的手掌放到了大狗的脑袋上摸了摸。

“你在担心我醒不过来么。”

“斯~斯~汪!”

视线旁移,他突然看到此时的大狗旁边放了很多原本没有的东西。

有死去的鱼,被咬破的野鸭蛋,带着叶子的树枝,不知名的植物,以及植物上附带的果实。

除此之外,甚至还有几颗带着牙印的土豆。

看到这些东西,夏风差点泪目了。

很显然,这些东西都是大狼狗一样一样叼回来的。

在他昏迷的一天一夜中,大狼狗去抓了鱼,掏了鸭蛋,咬了植物,至于土豆肯定是去附近的农家偷的。

因为他不吃野兔,所以大狼狗用有限的智商将所有它认为可以吃的食物种类全都叼了回来。

..

看着洞里堆积的这些食物,夏风在一瞬间变的有些恍惚,思维发生跳跃,这一刻,他竟然体会到了一种从前只知其意,却无法感同身受的心情。

那就是感染者在无依无靠,病痛缠身,所有人都希望你死掉时,被陌生人援助的感觉。

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从前黑羽的存在意义,对那些绝望的感染者来说有多重要。

….

大狼狗并没有把他当成敌人,而是在孤独的伴随下把他当成了主人,这种感情远比人心纯粹太多太多。

在大狼狗的眼中,它只是想让主人活下去,不求回报,只是想让他好起来。

眼角有些湿润,看着大狼狗憨厚的吐着舌头的样子,夏风本来已经有些悲观的心态发生了转变。

他拯救过很多人,非常理解想拯救别人的期盼,他不想让大狼狗一直守护着失去呼吸的他,更不敢想象风笛见到他的尸体后失落的样子。

左眼中露出求生的神采。

他要活下去,这一次不光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想方设法想拯救他的人!

“谢谢。”

摸了摸大狼狗的脑袋,夏风撑着身子坐起,将虚弱的手掌伸向了那堆食物。

….

夏风先是抓起了那条品种不明的鱼。

比起难以下咽的野猪肉和野兔肉,鱼肉的营养应该更容易被人体吸收,也更容易消化。

这条鱼闻起来并没有变质,应该是大狼狗昨天深夜刚抓回来的。

“唰唰唰!”

用神月刀简单的刮了刮鱼鳞,张开嘴,夏风对着肥美的鱼身就咬了上去。

“嘎吱,嘎吱,嘎吱!”

滑嫩的鱼肉入口,果然比其它肉类顺滑很多,咀嚼几下很容易就能吞进肚子。

为了规避寄生虫和有几率带毒的内脏,夏风只是将鱼身上最外侧的肉吃掉,虽然不多,但提供的营养和能量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吃完了鱼,他又拿起了一颗淡黄色的不知名植物果实。

这个东西看起来就像一颗小芒果,表面光滑,闻起来带着一股清香。

新鲜的植物果食大多都是无毒的,并且可以提供稀缺的水份,这对暂时无法离开山洞寻找水源的他来说十分重要。

张开嘴,夏风对着这颗水果就大口咬了上去。

“咔嚓,咔嚓!”

这个“芒果”应该是熟透了,汁水饱满,香甜可口。

….

看着夏风大口进食的样子,旁边的狗子咧开大嘴伸着舌头,好像十分高兴的样子。

“汪,汪汪!”

几声“汪汪汪”听在夏风耳中,被深入骨髓的中二病自动翻译成了“好吃吗?”

夏风将嘴里的果肉全部吞下,一抹嘴,竖起大拇指。

“真香!”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