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因为顾薄轩的到来。

顾妈妈和陈墨言这对婆媳之间的关系算是暂时得到了平衡。

两个院子,顾妈妈和顾爸爸依旧在这边开了火。

顾薄轩小两口不提。

顾薄安和今年不打算回家的小花却是一有空就跑到这边来吃饭。

甚至不加班什么的时侯还会在这边住下。

反正空房间还有。

而且有小花和顾薄安这些人分担一些顾妈妈的注意力。

陈墨言还是很高兴的。

特别是,顾妈妈这次来可是担负着很大的重任:

陈墨言肚子里头的孩子就不用说了。

露台美女清纯靓丽歪头扎鞭辫子安静唯美写真

临来的时侯,马婶儿可是再三的交待了,小花的婚姻大事啊。

得赶紧的解决啊。

虽然顾妈妈只是个舅妈做不了什么真正的主。

但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啥的。

顾妈妈还是能帮着看看,拿拿主意什么的嘛。

再来,这不是还有个顾妈妈的亲儿子在么?

对着两个人那叫一个念叨啊。

顾薄安本来是想着找个由头躲着,先不过来的。

反正他爸妈会在这边过年。

他过个几天再来一回呗。

可惜,他这想法果断的被顾薄轩给打消掉。

他要是不来,谁帮他和言言分担自家老妈的注意力?

为了让他妈别老是把眼光盯在自己两人的身上。

顾薄轩可谓是使出了身的招数。

甚至还暗地里头被小花敲诈了好几个条件。

最后,心满意足的小花极是满意的只有有空就过来顾妈妈跟前打卡报到。

甚至如果可以,天天都过来用晚饭。

这让顾妈妈很是开心。

这人老了嘛,总是喜欢看到自己的小辈高高兴兴的围在自己身边的。

顾妈妈这里开心了。

陈墨言又有顾薄轩陪着,心情自然也是顺畅。

当然了,要是林同那边染布的事情再能完美解决的话。

陈墨言觉得今年就可以完美收官了啊。

她愁眉苦脸的样子自然是落入顾薄轩眼里头。

“怎么了,工作上的事情还没解决吗?”

要是换成以往,顾薄轩自然是不会主动过问陈墨言外头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不是他家媳妇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嘛。

不能太过操劳啊。

他帮着陈墨言泡了杯枣茶,挑了下眉,“有什么事情就让林同他们自己去想呗,不然就让他去外头找人,这样坐在这里想啊想的,多劳神?”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怎么着,也觉得我应该和妈说的那样,除了吃就是睡,是养猪呢?”

“好好的怎么又提到我妈那去了啊。”

顾薄轩揉着眉心,心里头实在是有些许的不解:

明明之前的关系挺好的啊。

怎么这一怀孕,他妈和自家媳妇之间的关系倒是紧张了起来?

想不通啊想不通。

不过想不通顾薄轩也就不再去想。

他握了陈墨言的手,伸手把她微蹙的眉头一点点的拈开。

“可别老是皱眉呀,万一咱们孩子生下来和一样皱着个眉头,小老头可怎么办?”

“小老头那也是像的。”

“是是是,是小老太婆,小老头像我。”

顾薄轩是从善如流:

天大地大,自家媳妇大!

饶是这样陈墨言还不放过他呢,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我就知道心心念念的就想要个儿子,是个女儿就不喜欢了是吧,就知道,重男轻女。”

她这话说的顾薄轩想哭了。

默默垂泪啊。

“媳妇,天地良心啊,我什么时侯说过只想要儿子不要女儿了?”

“只要是咱们的孩子,不管男女,我都爱。”

顾薄轩紧紧的握着陈墨言的手,也顾不得别的了,就差真的因为他妈的话或是他妈前几天那些潜意识里头的动作,让这丫头钻了牛角尖儿什么的:人家不是说了么,怀孕的女孩子最容易胡思乱想的了,动不动哭或是折腾什么的,要是真的让自家媳妇认准了这个死理儿,一心觉得自己只想要儿子不喜欢女儿。

这以后他还有好日子过吗?

对着陈墨言就差赌咒发誓表决心了。

眼看着陈墨言的语气稍有松缓,顾薄轩果断的转开话题,“还没说林同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呢。”

“是染色上的事情。”

一听顾薄轩提到工作,陈墨言果然收起了之前诸多的小心思,语气跟着凝重起来。

她把之前自己和刘素还有林同几次做过的试验说了一回。

最后忍不住叹了口气,“所有的配方工序流程都是一样的,可出来的色泽度就是有差,虽然只是轻微的色差,但是人家对方不接受啊,还有,和我的预期效果也达不到……”所以,她是宁愿把这批原布料毁了,也绝不会让它流入市场的。当然,可以试着去改成别的风格的东西。

可是陈墨言觉得自己不甘心这样的结果。

“走,我陪去看看。”

“啊?”陈墨言睁大了双眼,就那么怔怔的看向了顾薄轩。

顾薄轩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啊什么,不是一心想着这事儿吗,事情没解决,就是在家里头坐着也安不下心来吧?”

他可是把陈墨言这两天的神色都看到了眼里头。

这丫头时不时就愁眉苦脸的。

而且还背着他偷偷打上几个电话啥的。

这也就是自己无条件的信任这小丫头,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想到哪里去。

与其让她这样心神不安的在家里头待着。

还不如他亲自看着她,让她把事情赶紧的解决了。

当然,如果最后实在解决不了……

那就要么丢了要么放弃呗。

纠结。

向来不是顾薄轩人生字典里头的词儿!

陈墨言的眼神里头带着满满的诧异,“顾薄轩,竟然肯让我去外头做事?”

“那是什么眼神,什么语气?”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略有些夸张的表情,忍不住好笑又好气。

在她的鼻尖儿轻轻刮了一下。

他挑挑眉,“我不让去,就会乖乖在家里头休息吗?”

“不会的。”

陈墨言想了想,轻轻的摇头。

不过下一刻她又一脸很是认真的看向了顾薄轩,“不过,如果不同意,我会尽量多在家里头待着的。”

有些事情她在家里头处理也不是不行。

顶多让林同他们多往家里头跑几趟。

再说了,她看了眼顾薄轩,忍不住眼底闪过一抹的狡黠:

大不了等他走了再继续呗。

顾薄轩能猜不出她的小心思吗?

瞪了她一眼,摇摇头,“所以说,我还是趁着能陪的时侯多陪陪吧。”

“走吧,要不要加件衣服?”

顾薄轩看了眼陈墨言,穿着长羽绒服呢。

不过想到这是腊月。

他抬脚朝着一侧的衣柜走过去,“我给拿件厚毛衣穿上,别吹了风。”

“嗯,先带上吧,我冷了穿。”

即然顾薄轩乐意和她出去走走,转转。

陈墨言自然不会矫情的说不去啥的。

再说了,她也的确是挂心着林同那边……

到书房和田子航说了一声。

小两口两个人朝着外头走。

大门口,迎头和要进来的顾爸爸顾妈妈两个人撞到一起。

陈墨言看着走过来的自家公公婆婆。

忍不住在心里头哀嚎一声。

真真是……

怎么这也能撞上?

她看向了顾薄轩,对着他扬扬眉:

示意这是的爸妈,搞定。

顾薄轩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握着她手的大手稍稍用力。

对着她悄悄的眨了下眼。

那意思是不怕,有我。

陈墨言直接把头扭到了一边:

有什么好炫耀的呀。

那是妈,是她亲儿子。

肯定不怕啦。

顾薄轩心头好笑,握着陈墨言的手并没有松开,一脸淡定的对着他爸妈点点头,“爸妈,们过来了?田叔在家里头呢,我和言言出去走走,会回家来吃饭的,爸妈是要在这边等着我们还是先回那边呀?”

“们这是要去哪?”

“天可冷了,我这一路走过来呵口气都是冰的。”

顾妈妈一脸的紧张,盯着陈墨言上下的看着,“言言呀,要是有什么事情让大轩去,外头这么冷,又是风又是阴天的,瞧着这天说不定还会落雪,看……”

“妈,是我要出去的。”

“我这两天一直待在家里头,觉得有点闷,所以想要出去走走。”

陈墨言不等顾薄轩说什么直接把话说了出来。

然后,她看着顾妈妈瞬间有点难看的脸色笑了笑,“妈不用担心我,我穿的很厚的,而且还拿了衣服,要是冷的话我会穿上的。爸妈,我爸在家里头,们要进去坐吗?”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也是刚才出去转了一圈,路过这边来看看。”

顾爸爸想也不想的帮着自家老伴打圆场。

又拽了顾妈妈一下,“好了,这看也看了,言言和大轩不是说了晚会回来吃饭?还是赶紧回家去看看家里头有什么吃的,言言上次不是说烙的饼好吃吗,不如再回去剁点馅弄几个菜肉饼吃啊。”

“是啊妈,我都有好久没吃做的肉饼了。”

顾妈妈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也只能黑着脸点头,“那行,我这就去做。不过们记得早点回来啊。”

“妈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言言的。”

等到上了车子。

顾薄轩扭头,悄悄看向坐在副驾上咪着眼看似小憩的陈墨言。

眼里头带了几分歉意,“言言,我知道没睡着。”

陈墨言没理他。

不想说话,不然她一开口肯定又要对着他发火了。

偏顾薄轩以为陈墨言是被气的不想和他说话。

瞧着自己和她说话都不理他了。

更担心了啊。

忧心重重的,“言言,我妈她真的没坏心,她就是紧张,她……”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肚子里头的孩子。”

“我也知道她是真的为我好。”

当然,是怕她感冒生病什么的带累她的孙子。

陈墨言扬了扬眉,身子坐直,“顾薄轩,把车子停到一边,咱们两个好好谈谈。”

“不要。”

这么正式的、严肃的语气。

顾薄轩下意识的不想去听陈墨言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脚一踩油车。

车子开的更加快了起来。

瞧着他这鸵鸟般的态度,陈墨言忍不住气的乐了起来,“想什么呢,怕什么,怕我直接和说要分手吗,倒是想的美,我才不会就这样轻易让一个人去外头逍遥自在,过个两年再迎娶人生白富美呢。”

“顾薄轩,我只是想和说,妈这样下去,不行。”

“我知道。”

顾薄轩想了想,索性把车子靠边停下。

他侧过身子,一脸严肃的看向陈墨言,“我已经想好了,等过了年就送他们回去。”

顿了下,他又道,“其实开了年他们就是想在这里待都待不下的,家里头还有好几亩的地呢,那可是我爸妈的命根子,他们是不会抛了家里头那些东西不管的。”

“只是这一个多月就得委屈了。”

好在,他这段时间会一直在。

只要他能站在言言这边,多劝他妈几遍。

事情应该不会多糟的……

“其实,我并不是不想让爸妈常住在这里……”

陈墨言真心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小气、舍不得给公婆花钱的人。

顾妈妈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

可她却也有自己的优点:她不会乱花钱,更不会和她这个当儿媳妇的要钱花!

或者会在心里头想想自己赚的那么多的钱都花在那里。

可是她绝不会跑到自己跟前来要钱。

或者是,算计自己的钱。

这是老太太的优点。

只是,陈墨言揉了揉眉心,在心里头组织了下词句,“我最近估计情绪也有些不稳定,常常听不得别人多说我什么,妈的话让我听了心情烦躁……如果她能少管我那么一点,少盯着我点……”

“我真的不介意他们常住在这里的。”

她只是个儿媳妇。

还有顾薄安在这里呢。

顾爸爸顾妈妈说到底吧,不是那种真的蛮不讲理的人。

陈墨言也不用担心她们留在这里会可着自己一个人压榨什么的。

“我知道,这事儿都怪我。”

“是我一时嘴快和我妈说了,我应该事先问问的……”

陈墨言听着他这话忍不住又有些想笑,“不说这事儿又能瞒多久?妈知道了还不是照样要过来?”

“还好爸没和妈站一块。”

不然的话她这日子怕是得更加的难过。

“乖,不想了,啊?”

顾薄轩轻轻的抱了下陈墨言,在她额头上落下浅浅一个吻。

“现在不合适,过了年我就买票让我爸妈回老家。”

对此,陈墨言还能说什么?

只能抿着唇点了下头,“那好好和妈说。”别到时侯让老太太以为她在背后赶她们。

不过想想,要是两个老的没有开口要走。

顾薄轩却突然走过去说我买了车票,这就送们回去……

人家是亲母子。

到时侯要怨的,顾妈妈肯定是归到她这个儿媳妇外人身上啊。

心里头叹了口气:

嫁人后的日子怎么就这么的不让人省心?

林同没想到顾薄轩和陈墨言能过来。

“这么冷的天怎么出来了?”

林同皱了下眉头,看向顾薄轩,“也依着她。”

“没事,我开车过来的,穿的也厚,不冷。”

顾薄轩能说啥?

总不能说他瞧不过自家媳妇在家愁眉苦脸的。

他心疼?

陈墨言由着他们两个男人寒暄,自己则趁势看了些文件。

该签字的签好字。

回过头,她看向林同,“那事儿解决没有?”

林同一拍脑门,“解决了,瞧我今天忙的,都忘了和打个电话……”

“就是为了这事儿特意跑过来的吧?”

“都怪我。”

林同脸上都是歉意。

“这么冷的天害的跑这么一趟,都是我的错。”

陈墨言并没有想别的,只是有些好奇,“问题出在哪了,怎么解决的?”

“是一个女孩子。”

“不过我瞧着对方呀,应该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碰巧了。”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怎么回事儿?”

“是水。”

林同看着陈墨言也没多卖关子,直接道,“咱们之前用的水和现在用的水质不同,这中间有什么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派人去送检了……”顿了下,他看向陈墨言,“如果结果出来真的不同,学妹,咱们看来得找人打几口井了……”

陈墨言听了这些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这么几天一直忧心重重的。

她们好几个人都为着这事儿茶饭不思,坐卧不安的。

竟然只是水质的问题?

对了,之前用的是井水……

“现在用的是自来水是吧?”

她看向林同,想了想问道,“什么时侯能出结果?”

“最迟后天。”

“不过,我想明天这个时侯应该就会有结果出来了。”

陈墨言点了点头,即然这事儿解决了,她便也不再多问,只是让林同记得好生善后,三个人说了会子话,眼看着到了十二点,林同看向两人,“一起去吃个午饭?”

“不用了,我们回去吃。”

陈墨言可还记得之前出来时顾薄轩还有顾爸爸说的话呢。

即然说了回去吃。

那就回去吃。

起身离开的时侯,她突然想起什么,停住了脚步,“如果结果出来,真的是水质的问题,发通告表扬那个女员工,看看她有没有能力,如果可以岗位换一下,还有,年终奖之外,这个女员工表扬嘉奖,奖金一千块。”她要告诉大家的人,工厂不止有罚,事情做好了做对了,就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