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那声惨叫,酒鬼感到身后一轻,双脚重新落回地面,找到了抓地的感觉。

那些平日里被他抱怨千百遍的湿滑石板,此刻显得格外可爱,让他有种匍匐在地上祈祷感恩的冲动。

前提是他能从面前这头怪物的嘴里活下来。

有了双腿的支撑,酒鬼双臂能够用上的力气更大了一些,他拼命向后挣扎,但揽在腰肩的那几条足肢仿佛铁铸般,纹丝不动,他只能看着那张血盆大口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别过来啊!”他绝望的喊着:“滚开!!”

“唔,这应该就是那头络新妇了吧。”

耳畔隐约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让酒鬼心底重新燃起那名为希望的火焰:“救命!救命啊!有怪物!!”

“安静……然后,闭上眼。”那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酒鬼完没有听从那个声音的打算——酒精灼烧着他的精神,让他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状态,满脑子只有‘挣扎’这一个念头。

而那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也只提醒了这么一下。

旋即。

一道白光从酒鬼眼前闪过。

图书馆里的黑长直素颜美女

唰!

酒鬼蓦然发现,他的挣扎奏效了,只觉上身一轻,在脚下力道的作用下,整个人用力向后仰倒,嗒嗒嗒,接连倒退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湿漉漉的石板地上。

直到这时,他才回过神,重新看向那头怪物。

只见那架婴儿车似乎被利器劈过,整齐的断做四五节,而襁褓中的怪物也随着车身被切成碎块,几根枯瘦的节肢胡乱散落周围,淡绿色的血液漫了一地,像是被烧化的蜡油。

酒鬼颤抖着,席地而坐,向后挪了几步。

然后他感到有什么东西窸窸窣窣着,顺着他的手指、手背与手臂,在四处乱跑。酒鬼打了个冷战,缓缓低下头,看了过去。

是一群白色的蜘蛛。

它们只有指甲盖大小,浑身长满了细密的绒毛,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漆黑小眼珠,数量极多,放眼望去,密密麻麻铺了一整地,从老街里侧的店铺门板,到外侧河堤岸的栏杆,仿佛一袋大米倾撒在了路上,只不过米粒稍大,而且还能动。

而就在距离他不远的路中央,白色蜘蛛们簇拥堆积在一起,连绵起伏,仿佛一条小小的山脉。

不,不是山脉。

酒鬼定睛看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那是一个人侧卧在地面的形状。至于那人是谁,随着白色小蜘蛛们四散逃跑,簇拥在一起的数量越来越少,露出下面干瘪的皮囊与骨架,酒鬼很轻易就判断出它的身份。

是那个漂亮的女巫。

此刻,她与婴儿车一样,也被斩做四五节,只不过地上没有一滴鲜血,那些蜘蛛就是从她被斩断的身体里爬出来的。

仿佛那些蜘蛛就是她的鲜血一般。

“离远一点。”年轻男子的声音再次在酒鬼耳边响起,他不由打了个寒颤,循声望去,只见数米外站着一个瘦削的身影,提了一柄长剑,身上罩着黑袍,戴着帽兜,看不清面容。

酒鬼觉得这个身影有些眼熟。

他晃了晃脑袋,沉淀在身体里的酒精早已在三番五次的惊吓与冷汗中挥发掉大半,微醺的感觉反而很好的刺激着他的思维,让他很快回忆起,片刻之前,当他想趁着酒劲儿劫个色的时候,曾经吓跑一个路人。

那个路人就是这般模样打扮,只不过当时他手里没拎着那柄长剑。

“救…救命啊。”酒鬼仰着头,望着那看似高大实则瘦削的身影,喃喃着,声音极轻,他实在不确定这位路人会不会顺手把他也当做害虫斩掉。

见酒鬼一直傻乎乎呆在原地,黑袍男子摇摇头,伸手在剑身上一抹,长剑上便燃起一层淡黑色的火焰,而后那人将手中长剑四下挥洒一番,便有成百上千细密的火点落下,仿佛瓢泼大雨般,砸在襁褓、婴儿车以及那些四散奔逃的白色蜘蛛身上。

火焰炙烤时的吱吱声、蜘蛛们痛苦的尖叫声交织在一起,犹如地狱深处响起的交响乐,残酷中带了一丝解脱。

黑袍男子又看了酒鬼一眼。

“还不走吗?”他的声音似乎有点好奇。

酒鬼打了个激灵,立刻回过神,来不及道谢,连滚带爬,向老街尽头逃去。漆黑的火焰仿佛有灵,没有一缕缠到他的身上。老街上那些白色的晨雾,似乎完没有意识到这场短暂而激烈的冲突,仍旧漫不经心的,缓缓的,在街面上流淌。

黑焰很快吞没了一切。

黑袍男子四下看了看,满意的发现,在晨雾遮蔽下,没有任何其他巫师注意到这场小冲突,便收起长剑,施施然拐过街角,很快便消失在老街深处。

……

……

贝塔镇北区港口。

负责街面巡逻的罗伯特·李沿着堤坝街,志得意满的缓步巡视着四周。

年初那场短暂而猛烈的黑潮,成为这位巡逻队长新的吹嘘话题,即便已经过去好几个月,那些曾经的‘光辉事迹’仍旧时不时从他嘴里冒出,灌进巡逻队那些新小伙儿们的脑瓜里。

比如临时征调第一大学的猎队;比如单身一人勇闯沉默森林,侦查黑潮与狂猎的规模,而且活着回来了;再比如著名的普利策女士对他的专访。

那份用他大幅半身照作为头版的《贝塔镇邮报》被巡逻队长整整齐齐的叠成四方块,塞在大衣口袋里,方便某些陌生的旅客能随时认识一位真正的英雄。

偶尔没人时,他也会抽出这份报纸,不厌其烦的打量着头版上那个严肃认真,目光锐利的警官。

#送# v.,看热门神作,抽!

就像今天。

晨雾弥漫,四下里一片安静,是个自我反省的好时段。

“那天应该打一条红色的领带。”罗伯特·李看着报纸上的照片,点点头,又摇摇头,语气中充满遗憾:“还有笑容……嘴角也撇的稍微用力了点,应该稍微放松一些。”

想到这里,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把头探过护栏,对着平静的水面,撇着嘴,试图在严肃与微笑之间寻找一个恰当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