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也不证明她喜欢我吧?或者,她只是觉得还欠我一本俄语书。”顾凌擎自嘲的说道。

想起白雅还他钱的情景,他的眼中冷的一片荒芜。

“她喜欢你的,我保证,她经常抱着你的俄语书呆,对了,她拒绝你是因为她和苏桀然说好了,先分居一个月,一个月后她就可以离婚了,她怕有变数,所以,先跟你分开了。”刘爽赶忙说道。

顾凌擎拧起了眉头,沉默着。

刘爽看这个顾长不说话,真摸不清楚他在想什么,继续说道“你可以主动一些吗?小白是一个很被动的人,最好霸王硬上弓什么的。”

顾凌擎“……”

他霸王硬上弓有用吗?

只怕白雅会恨死他吧。

“我跟你说啊,白雅跟他丈夫没有生过关系,女人嘛,也是有需要的,你让她舒服了,她肯定死心塌地跟你了。呵呵。”刘爽心虚的说道。

如果白雅知道她跟顾凌擎这么说,估计朋友都没得做了。

“是吗?”顾凌擎显然不相信。

“那个,我明天有一个相亲,我把小白拉去的,是一个化装舞会,小白换了型,我一会拍了你,我把地址也你,你会来的吧?”刘爽邀请道。

萌妹纸嘉鱼的温暖午后时光

顾凌擎没有出声。

刘爽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我把地址给你啊。”

说完,她挂了电话,把地址给了顾凌擎。

顾凌擎依旧没有回话。

刘爽只能回去理店。

她请的是洗店的总监给白雅剪的头。

白雅的脸很小,皮肤又白,只是不怎么打理,头从来不做护理更别说染烫了。

总监把她的头剪成了头,做了软化处理,还染上了栗色。

她的脸就更小了,皮肤也更好,大大的眼睛,饱满的脸型,露出半个光洁的额头,每一个部分都完美到极致,不娇而魅。

白雅本来就好看,现在是惊艳了。

“苏桀然真没有眼光,放着这么一个大美女不要,在外面胡来。”刘爽给白雅拍了一张照片给了顾凌擎。

“可以不说他吗?”白雅起身。

“行,让这个渣男滚蛋,我们有更好的选择。”刘爽狡黠的扬起笑容。

不知道顾长明天会不会去啊?

哎。

第二天一大早

刘爽兴致勃勃的给白雅化妆。

白雅哭笑不得,“妞,是我陪你去相亲,不是我去相亲,你应该给自己化,而不是给我化。”

“废话。”刘爽给白雅涂着不掉色的口红,“我当然会给自己化,不过,你是我的女伴,你要是不漂亮,显得我的档次很低,你乖乖的,一会去我那选衣服。”

“好吧。”白雅也不想给刘爽拖后腿。

刘爽给她选了一件白纱的蝙蝠纱,里面是黑色的果胸。

透过白纱,依稀的可以看到白雅遮不住的波涛以及纤细的蛮腰。

以前白雅是穿的太保守遮住了好的身材。

她真希望,顾长能被白雅迷住,然后……嘿嘿嘿。

刘爽越想越兴奋。

她真期待今天的相亲晚会。

白雅看刘爽给她准备了三套衣服,自己也带了三套,还准备了泳衣。

她诧异的问道“带那么多衣服干吗?”

“那个地方有些远,在海边,大家说好去两天的,今晚要住在那里,我多带点衣服总是没错的,到时候放在后备箱里。”刘爽解释道。

“你们相亲要相两天吗?”

刘爽耸肩,“我老爸的要求,估计是希望我一击即中吧,他年纪大了,总归会着急,我配合他一下,对了,忘记跟你说,上次给我录音的女人失踪了。”

“她可能不敢得罪苏桀然吧,算了,我现在反正也和苏桀然分居了,一个月后就会离婚。”

“那你也相上一个呗,有备无患。”刘爽贼兮兮的怂恿道。

“这样不好,走吧。”白雅帮刘爽拎起了行李。

相亲的地方还真是不近。

刘爽开了三个小时才到。

不过,地方很美。

一幢私人别墅面朝大海。

别墅外面是沙滩。

沙滩上一排的遮阳伞,躺椅,戴着面具穿着比基尼的美女,以及别具风情的草屋。

在别墅的停车上停了很多的豪车。

白雅从车上下来,海风吹在脸上,拂动了丝。

空气清爽,令人心旷神怡。

刘爽扫向沙滩,因为大家都带着面具,她还真认不出哪一个是顾凌擎。

也不知道顾凌擎有没有来?

她拉着白雅往沙滩走去,两个保镖拦住了他们,面无表情的说道“沈少爷吩咐,来的人要先签到,安排好房间。”

“哦。知道了。”刘爽先跟着保镖去别墅签到。

进别墅之前,他们进去的是小房间,里面有六个体型高达的保镖。

刘爽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保镖在名单上核对了下,确定有刘爽,给了房卡,胸卡,放行。

刘爽有些担心了,如果是实名制进来,那顾凌擎能进来吗?

“我们去房间看看吧。”刘爽叹了一口气说道。

保镖打开门。

里面的窗帘都是拉上的,有些黑。

客厅经过精心的装饰,像是酒吧。

吧台,霓虹灯,旋转灯,闪灯,高台,音响,美酒,音乐,女人,帅哥,等等。

白雅和刘爽放完了行李,来到了客厅中。

他们选了一个角落。

白雅看向高台上。

一个带着面具唱歌的女人,身上别着牌子,是零五号。

她的歌声甜美,台下听歌的人也挺多。

“这次相亲怎么那么多人?你确定没有来错地方吗?我感觉像是选秀。”白雅狐疑。

刘爽耸肩,“谁知道,老爸让来的,估计圈子里所有未婚的人都来了,我们看看,长长见识,反正也不亏。”

“嗯。”白雅随意的应了一声。

保镖推开门。

门口进来一个带着狼面具的男人。

他穿着意大利手工剪裁的黑色西装,勾勒出挺拔的身材,肩宽腰窄,很有气势。

他如鹰隼般凌厉的目光扫过人群,落在了白雅的身上,深讳的眼中闪耀着异样的光束,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野兽已经在苏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