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笨蛋的眼中这个世界很简单,所以有时候他们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而自诩为聪明的人会把事情搞的很复杂,然后利用这些复杂把笨蛋绕进去。

但是时间久了,复杂又会成为一种阻碍,导致那些自诩为聪明的人凡事都要思考的面面俱到,用自己曾经坑别人的经验来衡量对方是否也在坑自己。

夏风算不上一个聪明人,但他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透过花里胡哨的表面看清本质,这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真正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少之又少,因为这需要具备一个重要的因素。

那就是这个人的视角要足够高。

就像一座迷宫里面困了很多人,最先出去的人会得到一箱子黄金,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四散寻找出口,迷宫里有危险,所以最高效的方法是组队,找到能力出众的队友就是重中之重。

那些体格好,力气大,记忆力强的人成为了香饽饽,所有人争相和他们组队,想早点离开迷宫获得利益,但是,真正视角足够高的人已经在另一个层面发现了这个迷宫的出口是死的。

同时,他也发现了真正的钥匙在谁手里。

站在迷宫中间按兵不动的人就像傻子,但殊不知,那些看似最优的选择其实是死局,只有在一开始就看到结局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对于海门帮来说,如果夏风一直胡搅蛮缠的不恢复轻锰矿合作,那踢开夏风,单独和利叶家族合作就是最优的选择。

但夏风认为,如果林海是个聪明的“傻子”,他就应该知道谁才是最终拿着钥匙的人。

林海应该清楚,虽然他和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海门帮和黑羽商会的势力也没太多交集,但只要迷宫的门被彻底打开,门后面的世界将会颠覆现有的格局。

人畜无害长相女生居家休憩私房写真

如果林海足够聪明,他就应该知道这个结局已经不单单只是轻锰矿走私利润那么简单。

当然,大部分人不可能看到那么远,包括夏风自己都不确定,但是,真正的智者却可以看到,就像当初在哥伦比亚的酒吧里,奥古尔会向他递上一张黑色的名片。

………….

院子的角落,夏风对海门帮的堂主开口说道。

“兄弟,在你眼中是不是觉得轻锰矿只要两家就可以运作?”

夏风的话直截了当,这位堂主也不是拐弯抹角的人,便坦然回道。

“我们海帮门也不想与您的黑羽商会为敌,但如果您一直卡在这里不恢复,那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没办法的事。”

夏风继续问道。

“我只是想问一下,抛开外在因素,你们真有能力直接从哈皮市接手吗?”

堂主有点拿不准夏风的意图,但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我就实话和您说吧,内陆运输我们没经验,但如果只是轻锰矿的话我们可以想办法,如果单独和利叶家族合作,那我们甚至可以承包下一家圣迪市的运输公司,直接面接手。”

夏风点点头。

“我懂了。”

堂主试探性的问道。

“当然,这种局面对我们的利润会有飞跃性的提升,但危险也是一样的,呵,最直接的危险就是你们黑羽商会,你们应该不允许海门帮在你们眼皮底下把轻锰矿拉走吧。”

夏风也坦荡的笑了笑。

“当然,这属于虎口夺食。”

“所以说,我们也不想走到这一步,但是您一直卡着就很难办,我今天来就是想把这件事解决一下,您为什么一直不恢复呢?”

夏风拍了拍他的肩膀。

“因为我觉得,轻锰矿不需要第三家插手。”

听到夏风的话,堂主的脸色立刻变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把我们海门帮踢出去?说真的,不是我瞧不起你们,血港帮已经覆灭了,海运这一块除了我们海门帮没人能搞定,除非你们从今以后不走海路。”

夏风左右环顾了一下,随后低声道。

“兄弟你误会了,我说的两家并不排除你们海门帮。”

“什么!”

夏风用手指了下自己,又指了下他。

“这两家就是你我两家。”

“这怎么可能?”

如果真按夏风说的你我两家,那无疑是要把利叶家族踢出去,在他眼里这是不可能的,利叶家族是源头,你把奶牛杀了,那还怎么挤奶?

“抱歉,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夏风的笑意包含着一份从容的自信。

“没有利叶家族,只有黑羽商会和海门帮,我出货,你们运,现在明白了吗。”

“这…..我不相信,利叶家族是源头,这…..”

“那你相信我可以一夜之间取代佛里多吗?”

“我……”

“你之前也不相信吧,可是我做到了。”

夏风把嘴凑到他的耳边。

“最多一个月,我会恢复轻锰矿的走私合作,到时候只有你我两家,堂主兄弟,你就把我的原话说给林海听,我觉得他是个真正的聪明人,他一定会明白的。”

………..

海门帮的堂主走了,在利叶家族的晚宴开始之前,其中重要的客人之一竟然不声不响的走了。

看到夏风一个人进来,堂德整个人都懵了。

“人….人呢?”

夏风拉开椅子一屁股坐在他对面。

“哦,那位兄弟说他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没关系,我可以代表他,把他那份食物吃了,来,阿光,别站着了,堂德大人请我们吃饭,快坐。”

“来了来了。”

阿光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直接拿起了筷子。

堂德的表情好像生吞了一只老鼠,可这还不算完,他刚要说话,夏风立刻又打断了他。

夏风看着桌上一名秃顶的中年人,不满的说道。

“这个家伙是谁?”

这人马上恭敬的点头道。

“风哥您好,我是圣迪市海关的负责人,之前我们见过……”

“滚,我不认识你。”

这人的笑容僵住了。

夏风一拍桌子,眼睛在桌子上扫了一圈。

“都给我滚蛋,老子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吃饭,怎么了?不走?好,那我走行了吧。”

说罢,夏风直接站起身开始往外走。

“等….等一下。”

堂德立刻叫住了夏风。

“你这是干什么啊,大家约来一起谈生意,你怎么能把人哄走呢。”

夏风回过头。

“哦?上次我和你谈生意你不是也把我哄出去了吗。”

“这……”

海门负责人和警卫局副局长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他们立刻从桌子上站起。

“呵,可能风哥今天心情不好,那我们就先走了,生意上有什么变化再联系,告辞。”

路过身边时,夏风轻声对那个海关负责人说道。

“回家等着,以前该干嘛还干嘛,到时候我会通知你。”

“是是是,我知道了。”

现在夏风已经完懂了,他可不是圆滑的商人,有些事情靠商量永远不会有满意的结果,而且他这人最不喜欢商量。

海关负责人这种角色他根本没必要给面子,说白了,这是一个可有可无,随时可以被替代的角色,维多利亚对港口并不重视,海关人员基本都靠参与走私牟利,就算直接越过他,这人也不敢往上面报告,大家都不干净,捅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海关人员只需要签字盖章,到时候收钱就完了,还大老远来参与商谈,谈个屁呀。

堂德现在脸都绿了,今晚他一共就请了四个人,现在被夏风直接哄走三个,整个宴会厅瞬间冷清了下来。

夏风满意的环顾了一圈。

“恩,不错,这回清静多了。”

随后,他拿起筷子一边敲着桌子一边朝堂德喊道。

“还等什么呢,快上菜呀,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