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一惊的盯着果果,怎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果果就要变得陌生了?

果果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她立马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随即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眼中的猩红已经消失了。

“天哥,果果……”

果果摇头,声音带着歉意,随即她语气认真起来,“如果有一天果果无法控制自己了,那请天哥你杀了果果!因为果果被她占据了,果果也死了,这具身体也没有必要留下去了。”

看着果果懂事的样子,我神色复杂起来,看来我得先搞清楚果果身体里面的那个陌生灵魂是谁了,她不主动离开,我根本无法动手。

我摇头让她别这么想,果果安静不再说话,她依旧是站在冰棺边,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尸身。

我叹了口气,自己坐在了一边,吃了一点东西,则是开始呼吸吐纳起来。

随着我体内气越来越多,上次张道陵告诉我修炼的惊神术,感觉已经在这段空闲的时间领悟有几分了,应该可以在下一次的时候试试威力到底如何,到底能不能做偷袭之用。

至于一直没有领悟的陈家三刀第三刀斩神刀,我还是得想办法领悟才行,因为也不知道是时间越来越近了,还是什么其他,我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未雨绸缪,尽量的加强自己的实力。

我渐渐的进入了入定之中,然而我做了一个恐怖的梦,梦到了果果被那个陌生灵魂占据身体后,她的眼睛变得血红,然而整个容貌也变了。

她五官模糊,隐隐有种朦胧的感觉,让我压根看不太清她长什么模样,但不是果果了,这我瞬间就分辨出来了,变得陌生,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但是那种冷意让我猛然惊醒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却也再也无法进入状态了,朝山洞外看去,发现天已经黑了,只不过终年不化的白雪让黑夜也显得不那么黑。

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出去走走了,撇头看向了果果,她还是安静至极,我对她说要不出去走走?

果果嗯了一声,她走了过来,我们两个朝山洞外走去,远处的红灯笼在寒风下微微晃动着,显得冷清至极。

我看得无奈,果果体表冒出白烟,化为一团白云,拉着我往山下而去,我是想出去走走的,然而我并不知道果果将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只是一直静静的没有说话。

果果的速度很快,感觉比那只带我上来的老虎精速度快太多了,这也正常,果果的道行可比那只老虎精高很多了,速度方面自然同样是快很多。

大概三四个小时后,果果将我带到了一一块废弃的村庄,大致已经看不出这个村庄的形状了,只不过我看到了下面有一个还算大的庙,四周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废墟,依稀可以看出这是一块很久都没有人住的村庄了,不过我看到那座破旧的庙之后,神色一变了。

这不会是果果身前所住的村庄吧?而果果就是死在这庙里面的,果果居然带我来这里了。

我没有说话,我和果果落下,我们两个走了进去,果果有点触景伤情的意思了,我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反正我从她眼中看出了一丝哀伤,难以掩盖的哀伤。

我只能默默的站在她身边,然而果果看了一会后,她道,“天哥,她想和你说话。”

果果目光平静的看着我,我神色微变,一咬牙的点头,随即果果平静的眼睛浮现出一抹猩红,然后迅速的变大,直到彻底变得血红,她的神色骤然一变,化为了陌生与冰冷。

“你想和我说什么?”

我盯着她道,说实话,我现在看到她,心中真是有点杀意了,这个陌生灵魂,居然想杀唐曼?

她目光一转的四处打量了几眼,一直没有说话,不过她脸上露出一丝迷茫了。

我盯着她道,“你要怎么样才能离开?”

她眉头紧锁,冷冷盯着我,“离开?你难道还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她体内?”

我目光一凝了,这点我不明白,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果果每次发怒之后,她就会变成现在这样,而且会厉害很多很多,其余的我无从得知了。

但,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她道,“你是谁?”

她摇头,“你知道?我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眉头紧锁了,也就是她的记忆被抹去了?

“那你为什么要杀唐曼?”我问。

“她?我感觉她是我的仇人。”她冷冷开口。

仇人?

唐曼会跟她有什么仇?

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她这话,但她看到唐曼时候的反应,不得不让我朝这方面去想,她和唐曼可能真的有仇,难道是之前?

也就是唐曼刚创立术门的那段时间,或是和唐曼的前世?

应该只有这两个可能了。

“这么说,你之前认识唐曼了?”我问,我的意思是她没有被抹去记忆之前的事,不认识唐曼怎么可能成为仇人?

“我现在想起来的不多,你应该去问她才是,问她做过的所有坏事,每一件一一问清楚,应该就可以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她了!”她冷冷说道。

唐曼杀过的人很多,但我知道,她绝对不会乱杀人,绝对不会,也就是说这个陌生的她即使和唐曼有仇,即使是唐曼杀了她,那么也是因为她做了什么让唐曼必须杀她的事,所以导致她一直记恨唐曼了。

这点我是非常相信唐曼的。

“这么说,你一定要杀唐曼了?”我盯着她问。

“你说呢!”她冷冷反问。

我神色一冷了,这一刻,我坚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必须将这个陌生的灵魂从果果体内分离出来!

因为她要杀唐曼,这点是我绝对不允许的!

她目光在附近转动着脸上露出了茫然和痛苦,似乎努力在回想什么事情,足足十多分钟以后,她才接着继续说道,“我绝对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前世绝对是个歹毒的女人!不然我不会死在她手中!”

前世?

我心中一动了,她现在的想起来的记忆可以让她这么肯定了?唐曼的前世是谁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只知道这一世的她十分的好。

“但她没想到,我居然追到这一世来了,前世的仇,这一世我一定要报!”她说道这里,神色已经冷到了极点。

如果唐曼现在在这里,我不会有一丝怀疑,她肯定会立马冲上去的,不死不休。

但我听得心中一沉了,然而她的神色越来越冷,几乎让四周的空气都变寒冷起来。

“报?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做?”我盯着她道。

她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则是脸上的痛苦更多,她还在想着什么事情,而且异常的痛苦,似乎很多记忆被她想起来了。

她开始断断续续的说话了,“我……我,我要抓住她,一定要抓住她,然而她太厉害了,我死在她手中了,对,对,就是这样……”

她说道这里,眼睛里面的猩红越来越浓。

我盯着她问,“你为什么要抓住唐曼?她惹你了?”

她痛苦回忆着,脸上的茫然也是越来越浓,“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抓住她,一定要……啊,头好痛,好痛……”

她说着,便是两只手抓着头,痛苦不堪的蹲了下来,我心中一惊了,然而她突然站了起来,眼睛杀气弥漫,“我要去找她,我要杀了她!不,我要抓住她,抓住她!”

她说着身体就骤然抖动起来,好像瞬间要消失不见一般!

她现在要去找唐曼,我顿时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