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一个下意识的想法而已,人家是河神,这支流这么窄,水这么浅,恐怕在他眼里就是“穷乡僻壤”吧?他来这里干嘛?

无奈的摇头,我想停好电动车,但杨云却开口了,“这里别停,不是在这地方。”

好吧,我继续握住龙头,电动车继续以飞快的速度在河堤上跑,跑了大概一个小时,我无语了,这大半夜的一个人在河堤上“兜风”,不知情的还以为我是神经病呢。

就着月光,我看到远处河边停着一艘船破旧的船,这船就是一般的渔船,船周身笼罩着一层雾气,但是船头却是点着一个青色的灯笼,让我心中好奇。

这里离我们村子一百多公里,我不算太熟,但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船停在这里啊。

车停了下来,杨云飞到了我旁边,手指着下面的船说道,“那对母子的尸骨很难打捞的,下面这个是捞尸人,你现在下去找他,让他帮忙。”

我尴尬了,我身无分文的,今天叶智那女孩送过来的两万块钱我还没来得及去存起来呢,没钱怎么找他帮忙?

我直说了我没带钱,杨云看了我一眼之后,问我钱放在了什么地方,我说就在抽屉里面,杨云他说过去拿,让我先下去找他谈一下。

我点头,杨云走后,我将电动车停好,然后朝那条船走去。

捞尸人这个名字我自然听说过,真正让捞尸人声名鹊起的是黄河捞尸人,黄河比长江水混而且更急,人掉下去了,基本没活得了,那些死者家属想要自己亲人的尸体,自然需要找专业的打捞人,也就是捞尸人来打捞了。

他们算是一群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又被称为是阴阳跨界人,可我没想到这里居然也有捞尸人。

不过近几年看新闻,随便打捞一个尸体就好几万,而且还拿着尸体要挟,不给还不行,钱少一分更加不行,我这两万块不知道够不够啊,心疼啊。

纯净白皙爱摄影姑娘地铁处写真

无奈的叹气,走下去之后,我看到这船亮着灯光,这船不算大,很破旧,好像用了几十年一样,锈迹斑斑的,不过我没有小看别人的意思,他是吃阴阳饭的,每一笔都是用命换回来的,或许人家卡里面的钱可以吓死我……

轻轻的走上船,我就看到放在船头的一个长勾子,也是铁的,这算是船上面最新的东西了,被擦得光亮光亮,应该就是所谓的“捞尸勾”了。

我打量了几眼走过去敲门,里面有点动静,门就打开了,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我看了他的脸一眼,就觉得有些慎人。

他的脸好像被水泡过一样,毛孔粗大得吓人,而且隐隐有些发白,要不是看他眼睛冷冷的盯着我,我还只为是个泡在水里刚起来的死尸呢!

至于他的面相,三角眼,颧骨很高,眉毛只有半截,是典型的“死命”,这种人简单点来说就是“扫把星”,他身在什么家庭,这个家庭的人都会依次死光,这很邪门,拥有这种面相的人很狠,如果他不是做捞尸人的话,绝对是什么亡命之徒。

但让我微微松一口气的是,他的命宫中并没有怨气,也就是说他手上没有人命。

这种人有些自带的阴气,好在我现在能勉强的控制体内的气了,不然会在他面前露出本能的惧意,那可丢脸了。

“捞尸?”这男人冷漠的问我。

“嗯,捞尸。”我点头。

男人很熟练的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只,我摇头,示意不抽,他给自己点了一根,吸了一口问道,“说说情况。”

“哦……有个人让我给她打捞一下尸骨。”

“死了多久了?”

男人说道,“时间不长打捞到机会越大,也越便宜,当然,时间久也可以打捞到,不过会贵一点。”

“呃……八百多年。”我想了想说道。

男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他眉头一皱,“没开玩笑?”

我摇头,我也觉得刚才的回答有点搞笑,八百多年,在这河里面恐怕早就被鱼虾个吃个一干二净了,如果不是有特殊情况或是被冲到了石头缝里,这找到尸骨的希望不太大啊。

男人吸了几口咽,他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犹豫什么,“先说说具体情况。”

“这个女人在八百年前死在这附近的河里。”

“女人?”

男人一双眸子盯着我,让我微微的感觉有些发毛,“说清楚。”

我深深吸了口气,他果然很专业,“胎死腹中的一个女人。”

“抱歉,不接。”男人果断的摇头。

“能说一个理由吗?”

我脸色一变了,我可没想到他拒绝得这么干脆,我知道捞尸人有一些自己的禁忌,不捞竖着的尸,不捞站立的尸,其他一些禁忌我就不太清楚了。

“很简单,怀孕而死的女人怨气大。”男人抽了口烟说道。

“可八百多年的尸体应该已经变成了骨头吧?有怨气也没多大问题吧?”我眉头一皱了。

毕竟那女人和她孩子的鬼魂已经被杨云压到了枉死城,说变成水鬼之类的,那没可能吧?

这时,我突然感觉身边一阵冷风吹过来,我撇头一看,杨云已经出现了。

“咦!”

他突然眉头一皱,一双眼睛不是看向了我,而是看向了我身边,他眼中射出一缕精光,“是你要捞尸?”

我心中吃惊了,难怪说这些捞尸人是吃阴阳饭的,他居然可以看出是鬼差之身的杨云,难道听了有鬼眼?

“没错,是我。”

既然已经点破了,那我身边的杨云自然显露出真身了,这男人盯着杨云看了几秒,居然一丝惧意也没有的样子,“鬼差?”

“好眼力。”杨云淡淡的点头。

男人不慢不急的抽了一口烟,淡淡的问道,“鬼差也不行,规矩不能破。”

“规矩是死的,开个价吧。”杨云罕有的露出一丝笑容。

男人眉头紧锁,丝毫商量没有的说道,“有些规矩不用我来告诉你吧?”

杨云说道,“你们的的规矩我自然知道,但是这对母子的魂魄已经被我压到了枉死城,将那对母子的尸骨打捞起来,你只需要施展你的水上功夫,找到那对母子的尸骨就行了,如果情况不对,你可以立马选择不继续下去,钱我照样会付给你,并没有什么风险的。”

男人继续抽着烟,似乎也没答应也没否定,应该是杨云所说,他刚才担心的就是那对母子的尸骨会有问题,毕竟八百年过去了,谁都不知道发生什么变化。

不过那些变化我倒不怎么担心,主要是八百年啊,那女人的尸骨还在不在真是个问题。

我则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脸色的变化,这人喜怒不形于色,的确是个狠人,他刚才微微一拧的眉头舒展,显然是动心了,但是,他的财帛宫浮现出一片光亮,也就是说他会进一笔财,而这笔财自然是要坑我们一笔,我暗自叫苦……

“可以,你先说一下她的具体位置。”男人说道。

“这边过去,大概三十里左右的地方。”杨云说道。

“三十里?”

男人眉头一皱,他下意识的看了那个方向一眼,眼中射出一缕精光,这个地方我知道,算是一个直角的弯,说不得那女人的尸骨真被冲到了那里的。

随即他微微一犹豫将目光看向了我,缓缓伸出五个手指说道,“五万,我这买卖我接!”

我嘴角抽搐,五万?我得算多少命?你牛!